新闻中心 NEWS

服务为本,客户至上,不断提升货运质量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动态  > 新闻中心

昆明长途货运公司向你介绍长途货运司机的市场前景

来源:Chinese websites 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6-13 返回列表

  喇叭一响收入过万,车轮一转盆满钵满”,这是长途货运鼎盛期人们对该行业的点赞和评价。但是,近年来随着铁路的提速,煤炭、钢铁、建筑行业进入低谷期,长途货运行业从昔日的黄金时段进入微利时代,成本逐年加大,生意难做,一些投资经营商将车辆设备降价处理,关门歇业;一些货运司机另谋出路,重新择业。

  长途货车在物流中心装配发往外地的货物

  对于长途货运昔日的鼎盛、近年来的日渐萧条以及未来发展,业内人士分析,长途货运作为企业生产经营、人们生活需要的附属产业链,是对传统铁路运输的补充和延伸,主要靠市场调节,尽管钢铁、建筑行业进入低谷期,但煤炭行业需求有所回升,石油、天然气运输需求保持平稳,目前所谓的“萧条”,是市场自行调整的一个过渡期,随着经济发展,昆明长途货运公司长途货运行业的需求会逐步回升,保持正常发展。

  丨一个货车老板的跌宕人生

  昆明长途货运公司。从昔日的下岗工人到货车司机,从货车司机到货运车队的老板,今年45岁的严得全见证了长途货运的发展期、鼎盛期、平稳期和目前的“微利期”。

  在从事货运行业之前,严得全在秦东一家冶金车辆厂工作,上世纪90年代中期,由于厂子效益不好,经常停工待料,一个月只上15天班,每月发800多元工资,他在家闲着没事,就和几个朋友到广西、云南等地贩卖香烟,到广州、深圳等地贩卖电子产品,成了厂子里最先富起来的人,并在厂里办了停薪留职手续,直接下海经商,成了一位弄潮儿。

  转眼到了2002年,一身“土豪”打扮的严得全在同学聚会中,无意中发现他的几个混得不怎么样的老同学,竟然开上了宝马、奔驰,他仔细一打听,原来,这几个同学都投资开办了长途货运公司,他看了心痒得不行,于是,四处打听,寻找商机。

  赶巧,华阴一家轧钢厂,需要货运车辆到韩城钢厂拉运“馒头铁”,而且需要量很大,他一边组织联系车辆,一边和轧钢厂签订了运输合同,就这样短短3个月时间,他一下就挣了5万多元。

  尝到甜头后,他开始报驾校考货车司机的驾照,拿到驾照后,他和大哥自筹资金17万,向银行贷款18万,用35万元购买了一辆油罐车,雇了一个司机,他和司机轮流开车,从陕北炼油厂把汽油运到西安周边的加油站挣运费,最远运到内蒙古呼和浩特。到了2006年,运油车辆越来越多竞争激烈,加上运输易燃易爆特种物品管理越来越严,他把油罐车降价处理了。

  2006年11月,严得全和他大哥、大姐、妻哥四人合作,投资购买了3辆大型货车,成立了货运公司,每辆车雇3个司机,一个押货员,加上做饭的炊事员,一共13人,除妻哥跟他跑车挣工资并入股外,大哥、大姐都是股东,并不参与经营,严得全成了运输公司(车队)唯一的经理。

  他们主要运输钢筋、钢板,建筑材料。从华阴运到西安石家街钢材批发市场、郑州钢材市场,回来顺路再捎运其它货物,一辆车一个月能跑20多趟,每趟车除过油钱、过桥费、司机工资,能挣2000—3000元,月收入2—3万多元,一辆车一年收入30多万元,3辆车收入100多万元。到了2011年鼎盛期,年收入高达200多万元。

  2013年,他和陕西一家钢厂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不料,到了2015年,建筑、钢材市场萧条,他所合作的钢厂停产,他又找不到别的货源,车辆需要保养,司机需要开工资,忙一个月不但挣不了几个钱,还要倒贴2万多元。

  经和家人商量,他把3辆大货车送到二手车市场变卖了,他大哥加盟西安一家房地产公司,他投资30多万元,在西安白鹿原影视城附近开了一家肉夹馍店,彻底告别了货运行业。

  据严得全说,刚开始和他们一起从事长途货运的车主、老板,现在有好多都歇业不干了。前几年,货车跑长途一车拉70吨甚至100吨司空见惯,超载营运是业内的潜规则,好多人挣的就是这个钱,现在各地严管超限超载;而司机的工资,前几年一个月4000—8000元,现在涨到一万元,有老板跟车还好,没有老板跟车,货一送到,回程自己接私活,过路费、油钱、车耗以及出了事故全要老板买单,所以,一些货车老板改行另谋生路,是必然的选择。

  货车司机改行另谋出路

  随后,记者打开陕西货运司机招聘网站,看到大货车司机实际的工资待遇,最低的2000—4000元,中等4000—5000元,只有一家外地公司在陕西招聘货运司机开价5000到8000元,应聘者仍然是寥寥无几。

  今年38岁的赵小栋,当了十几年货运司机,大家都叫他“赵老车”。一说起长途货运,“赵老车”似有说不完的话,他说2008年,他跑货运时,每月固定工资8000元,几乎每次都能顺路捎私活,所以,每月收入都在12000——16000元左右。有时为了多拉点活,躲避检查,放着高速不走,绕道走低速,晚上开夜车。

  不过,也有让他作难的时候,2010年12月,他和徒弟小王给汉中送货,车行到宁陕与佛坪之间,前边发生车祸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当时气温零下20°C,他的低血糖犯了,幸亏附近村民上路卖泡面和开水,不然不被冻死,也得饿死。

  车内开着暖气还好,可下车方便时,他被冻得感冒发烧。等了6个小时后,车辆开始放行,徒弟小王替他开车。等到了汉中,小王把他送到了医院,打了3天吊针,他才缓过劲。

  最让他揪心的是,2016年秋天,他驾车给天津一家公司送货时,和他们同行的老曹疲劳驾驶,一不留神,他所驾驶的车辆从高速公路隔离带翻到路基下,虽然经过紧急抢救总算保住了一条命,但却成了植物人。

  事后,保险公司和车老板给老曹赔了不少钱。从那时起,“赵老车”就做好了离开的准备。到了2017年,正好一家私企招轿车司机,他高超的驾驶技艺,加上勤快,获得老板的赏识,将他留了下来。虽然,每月收入只有3000多元,但他感觉非常满意,开车再不用提心吊胆,也再不用让家人为他的安全担心了。

  记者采访发现,像“赵老车”这样在货运行业干了多年的老司机选择离开的为数不少,主要是因为,一方面,货运市场较之往年显得比较疲软,而货车司机的工资待遇,却有所下降;另一方面,货运公司和职业中介四处招聘司机,答应的承诺实施时有的遵守诺言,有的大打折扣,于是,就出现了招聘货运司机有行无市,相对萧条的局面。昆明长途货运公司。

线路直通车